“巴南区鱼洞新世纪大江店楼下,开了几家电玩厅,其实里面全是赌博机,每天都有好多人在里面玩。”这是5月16日一位网友向重庆晨报报料的新闻线个小时,对鱼洞新世纪大江店处的两家电玩店进行暗访调查,网友线索属实。但昨日中午,在记者联系公安和文化执法大队联合执法过程中,玩家突然消失,致使执法行动搁浅。

  昨日,巴南区鱼洞风云电玩游戏厅,市民在玩海洋之星游戏机。(手机拍摄) 本组图/重庆晨报记者 王海 摄

  5月19日下午4:00-5:30,根据网友所提供的地标,记者首先找到了新世纪百货大江店的大楼。在该楼二层东侧,“欢欢电玩”的招牌很是显眼。从欢欢电玩厅西侧的推拉门进入,目测该店约有150平方米。

  在大门通往厅内的通道两侧,摆放着街霸机、打枪机、赛车机等普通游戏机。但多数机器或损坏、闲置,或根本没有通电。即使能玩游戏的机子前也是空无一人。

  厅内仅有的四五个年轻男子,都围着两台高约60厘米的机器,玩耍得正起劲,机身的Logo标着“海洋之星”字样。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记者发现,“海洋之星”是以捕鱼得分为主题的游戏,机台平面上有一个超大液晶显示器,绚丽的画面配合着多样的海景和相应的游戏剧情。“这有点像手机上耍的一款游戏‘捕鱼达人,一负责照看电玩厅的帮工向记者介绍道。

  小伙子指着每位玩家前的投币处说,每5角钱可以换取1个游戏币,每个游戏币换算成5个游戏分。“在充好游戏分后,可以选择这里不同类型的6种炮,每发一炮就会扣掉相应的游戏分。捕到鱼后,分值又可以补回来。”

  “今天这台机器有点奇怪,一条鲨鱼都打不死。”黄色T恤的男子在半小时内,连续拿出3张百元钞票换币。另一位绿色T恤的男子兑换了2-3次币,他还用了一张颇似公交IC卡的“存币卡”,上面的面值标示为“100枚”。该男子说,他几乎天天都在这里玩,19日当天他已“奋战”了一下午,收效不佳,让他很是懊恼。

  “最后的游戏分数如何算呢?”当记者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帮工小伙顿了一下,谨慎地介绍道:“有好多分,就发好多分的存币卡。”帮工的回答及发放存币卡的行为让人不解。过了15分钟,这个谜团终于解开。黄色T恤男子“结束战斗”准备离开,在算好分数后,帮工小伙将他带入游戏厅内间,由一位戴眼镜的年长者将其分数对应的现金退给了该男子。

  随后,记者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潜入,发现与外厅一墙之隔的地方,还有一个较小的游戏厅,里面摆放着另外两台机器,其中一台的按钮上标着“庄”、“闲”等字样。

  5月19日下午5:30-7:00,记者发现,与“欢欢电玩”这种捕鱼返币的赌博性质游戏相比,位于负一层的“风云电玩”则更加露骨。这间电玩厅内的景象令人震惊:8位玩家和多位旁观者,围在一款“金鲨银鲨”游戏机前,正“搏杀”得眼红。

  “金鲨银鲨”与“海洋之星”有相似的地方,都是每5角钱=1个游戏币=5个游戏分。不同的是,“金鲨银鲨”是押注式赌博,猜是哪种动物捕到了鱼。在场的8个玩家全是男性。

  在1分钟完成一次押注、公布结果、返分的过程中,押注最多的玩家每把投入在1000分以上,押注较少的玩家也有500-600分。换言之,每位玩家每把押注在50-100元以上。如此大的投入,让电玩厅的几位年轻男帮工忙不过来。他们不时将一个个红色塑料小碗装着的游戏币送来,然后接过玩家手中的钞票。

  每碗游戏币的数量比较固定,在1-2局结束,8位玩家中至少有一人会大声叫道:“老板,拿币!”

  一位穿着细横条T恤的中年男子,花300元从打算离开的一位玩家手中买断了那位玩家留在场上的3000分。

  与大多数玩家一样,这位中年男子每次都会选择好几种动物进行押注,每把押注分数在700-800分之间。或许是技巧因素,也可能是运气不错,不到10分钟,他的游戏分数就悄然涨到了5000分以上。

  “老板,下分,3000。”中年男子喊了一声。一位帮工径直走了过来,通过中控器把该男子的游戏分数减少了3000,而后从裤兜里掏出300元,递给这位中年男子。在赢回本钱后的20分钟里,中年男子又连续“下分”两次,一次300元,一次200元。半小时他就净赚了500元。

  当然也有输得惨的,一位身穿淡黄色T恤、斜挎着背包的男子,在10分钟内连续掏出4张百元钞票,要求“拿币”。

  离开的玩家在完成“下分”返钱之后,大多会选择距离机台较近的南侧小门离开。在他们离开之后,帮工会探出头左右张望一下,然后立即把门关上。

  重庆晨报记者查询相关法规发现,无论是捕鱼还是押注的游戏,其性质已经属于赌博。而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凡具有押分、退分、上分、加分、返分、退币、退钢珠、充值、返点等功能的电子游戏设备,应当认定为具备赌博功能的电子游戏设施设备。

  昨天上午11点30分左右,记者再次来到“风云电玩”时,南侧卷帘门小门呈45度张开,里面的“金鲨银鲨”押注机前,有五六位玩家。记者随即将自己暗访的情况反映给了巴南区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大队,并与巴南区警方取得联系,希望两家单位能联合执法,铲除这一赌博场所。

  拨打了电线分钟,巴南区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大队队长姚健就带着4名队员,开了一辆普通汽车赶到现场,他们将车停在离“风云电玩”店东侧约50米远的黄溪街路口,中间有建筑物遮挡。身着便衣的执法队员一直在车上,没有下车。姚健表示,因为该店涉嫌赌博违法,所以他们必须要和警方联合执法。

  在等待晨报摄影记者赶到的同时,姚健试图跟鱼洞派出所杨所长取得联系,但杨所长的电线分钟后,杨所长回电,称此事要与派出所晏(音)所长联系,但晏所长的电线分左右,记者独自一人再次绕到“风云电玩”的南侧小门,却发现该店门已大开,店里“金鲨银鲨”机台前竟然没有一位玩家,整个厅内只剩下了两个年轻男帮工。

  继续等待了30分钟,“风云电玩”厅内仍然没有玩家。而与之仅隔一个过道、不太容易被人发现的一家“传奇电玩”店,一台“金鲨银鲨”机正运行着,有几人正是上午在“风云电玩”里的玩家。只不过,机台上一直没有出现现金交易。

  姚健表示,虽然这次无法抓住店家的现形,但他们将密切留意这几家店,换一个时间再次前来执法。店内赌博人员闻风而散,致使这场原定的联合执法最终搁浅。是什么原因导致执法行动走漏风声,目前还不得而知。本组文/重庆晨报记者 卢雨

  以电玩游戏厅为幌子,设置、捕鱼机、押注机等具有赌博性质的游戏,你见到过么?如有,请拨打重庆晨报公众服务中心热线、或登录重庆晨报微博,将其详细地址告诉我们,与我们共同监督游乐场所的合法文明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