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Airbnb和Uber为代表的商业模式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和扩散,不仅拉开了各种资源进行分享的序幕,更是宣告了共享经济的崛起。在移动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支持下,资源闲置过剩的社会背景下,共享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共享经济作为互联网下“新经济”、“新商业”形态,大大提高了资源的利用率,创造了更大的价值。江宇翔认为,共享经济在给社会带来更多便利的同时,也为投资人带来了大量的创业机会。

  以Airbnb和Uber为代表的商业模式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和扩散,不仅拉开了各种资源进行分享的序幕,更是宣告了共享经济的崛起。在移动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支持下,资源闲置过剩的社会背景下,共享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共享经济作为互联网下“新经济”、“新商业”形态,大大提高了资源的利用率,创造了更大的价值。江宇翔认为,共享经济在给社会带来更多便利的同时,也为投资人带来了大量的创业机会。江宇翔主要从以下三点来谈共享经济浪潮下的企业生存之道:

  江宇翔认为,共享经济的出现绝非偶然,实际上在共享经济出现前,也是有铺垫的。比如断舍离,比如极简主义,比如 less is more 的这种认知。这些理念都源自人们对囤积习惯的反思。共享经济和囤积息息相关。在物质极为丰富的今天,很多人囤积了很多很久都没用过几次甚至永远也用不到的东西。1天24小时,大部分的时间,这些东西都是闲置状态。闲置状态的东西,依然占据着昂贵的空间,就相当于这些闲置物品增加了存储成本。共享经济的到来,刚好实现了这些物品的价值最大化!

  江宇翔说,共享经济之所以会对传统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就是在于其直接改变了商业的供应环节。过去的商业时代,分为厂家、店家和顾客。厂家做出来的产品,要在店家那儿销售,最终到了顾客手里。而厂家和店家之间,可能还有更多的环节,比如一级代理商,二级代理商等等。后来,有了网络,去除了中间环节,代理商和零售商都被干掉了,商业环节直接从厂商到顾客,中间的环节通过快递来代替。共享经济的出现改变了商业流通环节,用户无需购买就可以直接使用。这时,厂商的产品直接被投放到运营商的应用场景中,被用户使用。这样一来,商业形态就完全改变了。商业形态变了,就意味着重新洗牌了。

  江宇翔认为,原来的商业模式也好,行业壁垒也罢,都是建立在占有和集中资源的基础上。未来“资源集中”将逐渐让位于“资源聚合”:一方面,重要的不再是占有资源,而是通过有效地连接个体与其他组织,高效地调动更加广泛与丰富的资源。另一方面,企业活动不再局限于线性的内部价值链之中,而是基于外部立体的价值网之上。更“轻”的模式赋予企业更大的想象空间,进行商业模式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两点:

  一是产权变化,从所有权到使用权。江宇翔说,控制资源之所以重要,是因为相对于外部市场交易,组织内部集中管理的交易成本更低、效率更高,但是互联网的出现使连接外部资源的成本不断降低。当外部资源能够以极低的成本大规模缔结、联动,就会远远超过组织内部集中的效率。所以我们看到社会化的“资源聚合”正在取代组织内部的“资源集中”,在今天释放出空前强大的生命力。不仅是资产,包括设计、研发、生产、营销、服务在内的各个价值链环节都可以社会化:研发设计活动可以社会化,因为通过连接和释放群众的智慧,其力量可能超越任何一家公司的研发团队;制造生产活动可以社会化,因为通过连接和释放大众的产能,其规模可能超越任何一家公司的生产部门;营销服务活动可以社会化,因为通过连接和激活群众的传播与互助力量,其作用可能远甚任何一家公司的营销服务网络。

  二是活动的变化,从价值链到价值网。江宇翔认为,内部价值链耦合的竞争优势正在被社会化的价值网络所替代,这也意味着打破行业边界的机会将越来越多。价值不仅仅来源于企业内部价值链的活动,还来自于企业边界之外的产品、服务、合作伙伴网络等所构成的生态系统之中——我们称之为“价值网”。“拥有”的范围总是有限的,而“使用”的半径可以很长。以所有权为核心的商业模式相对单一,因为可以调动的资源有限,在价值链上深耕一处即为制胜之道;以使用权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则变化更多,因为可以组合的资源多样,收放自如。一旦企业的资产由“重”变“轻”,就像脱去了沉重的镣铐,灵活性大大提高。

  江宇翔说,很多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都不拘泥于特定的价值链,而是向价值网络弥散渗透。从资源集中到资源聚合,意味着要重新思考企业的商业模式。“所有权”不一定比“使用权”更有效,“价值链”思维也可以向“价值网”思维靠拢,用更轻的资产去撬动生态圈的放大组合效应。

  中国江苏网(江苏中江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苏ICP备07000608号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1号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移动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10154因特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1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