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着力破解大气环境污染这一制约宁波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难题,市大气污染防治课题组赴各地开展了调研,通过座谈研讨和典型解剖,全面了解了各区域能源消耗,大气污染重点企业的生产经营、污染物排放以及节能减排等情况,摸清了存在的主要问题,找到了影响大气质量的根源,有针对性地进行了研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措施。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尤其是宁波临港重化工业和能源基地的特色定位,在拉动GDP快速增长的同时,已显现出持续发展的后劲不足,环境资源的压力日趋沉重,大气质量每况愈下。一是市区环境空气优良率逐年走低。从2001年的97%下滑到2008年的近90%,I级优的天数从212天下降到78天,8年间减少134天。2006年起,II级以下天数的百分率连续3年突破10%,灰霾天气逐年增多,表明宁波大气污染物排放已经超过环境承载能力。二是酸雨污染日趋严重,酸雨率居高不下。2001年至今,酸雨率已经从73.1%上升到97.2%;1996年之前,宁波还有3个县(市)属非酸雨区;2001年之前,尚有奉化、宁海部分地区属中度酸雨区;2005年之后,全市区域几乎均为重酸雨区,且表现出硫酸与硝酸混合污染型特征。三是区域个性化污染问题凸现,臭氧等复合污染态势蔓延。特别是临港区域石化企业较为密集,加上有机废气处理设施不正常运行,时常出现超标现象,恶臭气体时常引发居民投诉。去年,臭氧超三级污染天气比例增加了7%,达到15%,臭氧二次污染问题相当严重。究其原因主要有:

  一是能源消费结构比例失调,煤烟污染十分严重。宁波是典型的能源消费大市,经济增长推动能源消费持续攀升。2008年,全社会能源消费达到

  3062.68万吨标煤,比上年增加9.6%,一次能源消费更是高达5777.56万吨标煤,其中原煤消费3635.54万吨,用于火电、供热等中间消费为2794.05万吨,用于终端消费为841.39万吨。2006年以来,原煤消费总量增长过快,且终端消费占原煤消费总量的比例过大,分别为21.69%、22.01%、18.03%和23.1%,表现出原煤消费总量和终端低效、高排放的消费量双双持续攀升的现象。大气污染与原煤消耗关联度最高,并且随原煤消耗量增加而大幅增长。这几年,尽管采取了严格的节能减排措施,但大量中小锅炉废气未经脱硫脱硝无序排放,大气主要污染物排放仍然居高不下。2006至2008年,全市工业企业的二氧化硫排放就分别达21.41、16.18和13.68万吨,如果加上服务业和城乡居民生活源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还要增加不少。

  二是机动车保有量增长迅速,尾气污染明显加重。随着机动车保有量迅速增加,机动车排气已经成为城市空气污染的主要因素。至2008年底,全市机动车已经突破60万辆。经市环境监测中心实测研究和数模推算,

  2008年THC(总碳氢)、CO、PM10、氮氧化物排放总量至少达到6.70、36.64、0.18和3.15万吨。此外,对氮氧化物排放总量贡献最高的是重型柴油车和轻型汽油车,2008年,宁波港的货物吞吐量超过3.6亿吨,集装箱吞吐量突破1000万标箱,运输这些集装箱的进出港车辆,单辆废气排放强度比小汽车高出近百倍,叠加起来数量很大。

  三是污染减排指标缺失,氮氧化物污染日趋严重。由于历史的原因,“十一五”期间国家对主要污染物减排仅提出了COD和二氧化硫两个约束性指标,在实施燃煤锅炉脱硫的同时,没有同步实施脱硝,造成二氧化硫排放量明显下降,氮氧化物排放量持续上升且高位运行,在某种程度上抵消了二氧化硫的削减效果。据污染源普查统计,2007年全市仅工业企业氮氧化物排放量就高达17.86万吨,已经超过二氧化硫排放量,加上机动车、三产服务业和城乡居民的废气排放,氮氧化物排放总量至少在25万吨以上。而根据环境影响评价,全市氮氧化物的环境容量仅为16.17万吨,已经远远超出环境容量。如果不采取措施加以控制,随着燃煤消耗和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未来氮氧化物排放仍将持续上升。

  显然,宁波的大气污染已经具有煤烟型和机动车排气型双重复合的特征,主要污染物为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和挥发性有机物,这些污染物本身对人体健康和大气环境有严重损害,同时又在光照、气流扰动、降雨降雪等混合作用下产生二次污染,不同时段表现出灰霾天气、臭氧污染、酸雨和酸沉降等现象,危害已相当严重。一是灰霾天气危害。灰霾天气的重要因子是可吸入颗粒物(PM2.5),PM2.5是一种由固体粒子和液态粒子混合组成的、粒径小于2.5微米的细粒子,对人体呼吸系统具有刺激、致敏等有害作用,还会携带细菌微生物、病毒和致癌物质侵入人体肺部。二是臭氧污染危害。臭氧作为强氧化剂几乎能够与任何生物组织反应,当空气中臭氧浓度超标时,可导致呼吸道疾病恶化和肺功能下降,臭氧也是造成光化学烟雾的主要成分。三是酸雨危害。酸雨对人体健康、生态系统和建筑设施都有直接和潜在的危害,还会造成农作物减产,病虫害加重;当酸雨的PH值小于3.5时,将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和植物的正常生长,而宁波酸雨的PH最低值已经低于3.5。因此,防治宁波大气污染已经时不我待,但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依然不少。

  这几年,各地的生态环保意识有所加强,但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的观念仍然根深蒂固。大气环境保护缺乏宏观的战略筹划与总量控制,缺乏长三角区域周边城市之间的协同控制,缺乏从能源消耗源头、废气产生过程和排放终端三个方面进行全程控制。问题的根源在于:一是少数地方和部门还没有真正树立起科学发展观和正确的政绩观。片面追求经济增长的高速度,单纯关注GDP,忽视经济增长的质量和生态环境的同步改善,付出的资源环境代价过高,给可持续发展带来严重损害。二是企业循环利用、清洁生产和集约发展的意识不强。一些企业缺乏社会责任感,既不通过技术改造推动产业升级,也不通过节能减排提高竞争能力,资源能源浪费严重,污染物偷排、漏排现象频繁,甚至不择手段向城市周边和农村转移落后产能,将污染转嫁。三是节能与减排没有形成统筹互补的局面,存在“两张皮”现象。经发部门关注的是项目投资及经济效益,不太重视能源的消耗强度;能源管理部门主要控制的是能耗,而不太关注消耗的是原煤,还是燃气、油料。但恰恰是消耗什么能源、消耗多少,对减排意义重大。四是建设生态文明还没有成为全市人民的自觉行动。节能减排仍处在政府推动、政策支持和重污染企业强制实施的阶段,生态低碳、绿色投资、绿色消费等还处在理念培育阶段。天猫美国普卫欣提示:雾霾天气出行记得做好防护。

  大气污染防治投入同其他环保投入一样,也处于“杯水车薪”的困境。一是大气污染防治历史欠账较多。宁波个私企业比例较大,技术装备尤其是环保装备比较落后,单个企业规模虽小,但数量众多,集合起来污染相当严重。二是城市集中供热设施覆盖率较低。宁波不少地区集中供热设施建设进展缓慢,有些地方虽建了热电厂,但供热管网的覆盖面较小。一方面造成集中供热设施闲置,另一方面大量中小燃煤锅炉废气依然直排。三是技术研发投入不足。大气污染防治技术和装备水平还不能满足有效治理的需求。尤其在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方面,基本上还是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