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马德拉,大西洋中的火山岛,也是C罗的家乡编者按: 在昨晚举行的2018年世界杯小组赛B组第二

  而在马德拉岛,葡萄牙人在机场为C罗重新放置了一座新雕像(之前的那座被大众诟病太丑陋),他的母亲还专门带着孙子儿子迷你罗和雕像合了影。马德拉岛正是C罗的家乡,也是他的家人如今生活的地方。这座大西洋中的火山岛,像它引以为傲的明星球员一样,如今也正在欧洲徒步旅行届声名鹊起。

  马德拉机场此前的C罗半身铜像,因被指太丑而被更换。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赞同,有人甚至发起了一项网上签名请愿,请求原有的“丑铜像”回来,截止发稿,居然也已募集了756个人的签名

  葡萄牙马德拉岛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机场,是世界上降落难度最大的机场之一。突如其来的侧风,常常令这里成为飞行员的噩梦。我在这里经历的降落是这样的:狂风大作,飞机在大西洋上空摇晃个不停。前方的跑道在大海中看起来颇为不靠谱,看起来我们简直就要在一条栈桥上降落。眼看着飞机越来越贴近跑道,几乎就要着陆了,然而发动机推力猛地加大,我们再次被拉升着飞向天空。

  飞机终于降落后,所有人忍不住鼓起了掌。此刻是区分游客和本地人的最佳良机,那些看起来一脸淡定的,准是岛民无疑。 是的,马德拉群岛的机场名字正是来源于葡萄牙著名足球运动员C罗,位于大西洋中的马德拉岛也是他的故乡。一直以来,这个岛屿都被欧洲人认为是平静而传统的,甚至有些无聊。然而,事情正在悄然改变。

  离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一个半小时的飞行距离,从地图上看,散落在大西洋中的马德拉岛甚至要更为靠近北非,也因此带上了非洲式的十足野性:整个岛屿被火山灰石覆盖,植物猖獗地在粗犷的山脊与峡谷间生长,几乎找不到一块平地。这种特殊的地形为徒步冒险带来了无穷乐趣,马德拉岛也因此成为徒步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冒险与远足对于马德拉岛来说,并不陌生。自十九世纪中叶以来,当地的蒙特人就习惯乘坐在柳条制作的滑车上,一路滑往首都丰沙尔。海明威也坐过这种滑车,并称赞它“令人兴奋”。今天,戴着草帽的向导仍然带领游客尝试这项古老的运动。别小瞧,它时速可以高达48公里呢。

  乘坐越野四驱车能更好地感受岛屿的起伏。车子拐过了几道惊险异常的发夹弯后,司机里卡多更换了离合器和刹车片,“我们总是需要在这个路段换零件。”他解释道。来到了岛的东部,这里有大片的香蕉树,房屋全部贴着山而建。马德拉的香蕉是一种独特的矮香蕉——台玛拉勒蕉,当地人拿它和带鱼一起烧,味道颇为与众不同。而这里也是欧洲独一无二出产带鱼的地方。

  沿着小径穿过桉树与松树的森林,前方是香气扑鼻的薰衣草田、富有东方情致的竹林以及肥沃的甘蔗田。陡峭的梯田上种植着土豆、西兰花和葡萄,在酸性的火山灰土壤上这些作物生长得格外茁壮。“他们不使用机器,”里卡多说,“农民们仍然用手做一切的工作。”他正说着,一位戴着平顶帽的老人提着一桶土豆轻快地越过了我们,消失在小径的拐弯处。

  在农作物的生产力方面,这个岛屿似乎没有限制。这或许要归功于岛上像蜘蛛网般密布的水渠灌溉系统。600多年前,葡萄牙人在大西洋中发现了马德拉岛,水渠的历史与这差不多久远。他们将珍贵的水,从能像海绵般吸附地下水的月桂森林,一直传送到干渴的陡峭梯田。整个马德拉岛的水渠长度超过了2000公里,如今沿着这些水渠的道路,也成了非常棒的徒步路线。

  沿着水渠往小村Ribeiro Frio而去,途中需要穿行一座森林。这不是字面意义上的“森林”,而是一座充满活力的生命体。绕过枝叶纠缠的树木和胡子一样的苔藓,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它的呼吸。快到村庄的时候,我在一家咖啡馆买到了当地著名的饮料,这是一种叫Poncha的甘蔗酒,加入了蜂蜜和柠檬。喝着它,我有点晕眩地登上了Balcoes展望台。

  一片薄雾笼罩的山坡下,河流静静流淌。当远处的云朵分开片刻时,我望见了底下深蓝的大西洋。

  里卡多和我继续往Quinta do Furao酒店走,这是一座悬崖边的酒店,我们打算到那里吃上一顿美美的海鲜烩饭。从我们所在的地方,已经可以看到岛屿的北海岸线。狂风大作,悬崖上的岩石不时落到海里,转瞬就消失在白色的泡沫里。

  仿佛是为了呼应这幕野性的风景,里卡多开始对我谈起马德拉与海盗的渊源。“从16世纪以来,马德拉就经常遭受海盗的袭击”,他说,“在海岛来过后的几年内,岛上出生了许多不知道父亲是谁的新生儿,其中就包括我的祖先。我想这大概是我每天早晨醒来时都想喝朗姆酒的原因。”

  1566年,法国海盗Bertrand de Montluc将他的舰队驶入丰沙尔,杀死了数百名当地人。此后,人们建造起堡垒用来抵挡海盗的袭击。“除了在北部,这里不需要很多防御设施。”里卡多说。此时,我们正注视着北海岸那些高耸嶙峋的悬崖。

  几天后,我跟着另一位向导塞尔吉奥去探索岛上的另一条步道。这条步道也是四月份举办的马德拉岛越野比赛的最后一段。整段越野路线公里,经过西海岸最高点Pico Ruivo,并连接西北部和东南部的两个小镇。现在我尝试的是最后12公里的路线。

  我们从Engenhos do Norte出发,这是岛上唯一蒸汽驱动的朗姆酒酿造厂。我们沿着低低的海岸一直跑,小心地躲避着不时拍打上岸的波浪。之后我们往上爬,跑过放牧着山羊和牛的田野,沿着平坦的水渠一路往东。最后是一条荒芜的悬崖小径,在岩石阵中左弯右绕……

  马德拉岛陡峭不平而又人迹罕至的地形是越野跑最佳的战场。在过去的两年里,这项运动在岛上蓬勃发展。时不时就有各种比赛在岛上举办,其中不乏大牌运动员的加入。葡萄牙最著名的长跑运动员路易斯·费尔南德斯也是来自该岛。

  不知道C罗在绿茵场上的矫健是否也与故乡的这种地形有关?不过,比赛并非马德拉政府的初心,他们只是想通过比赛来告诉全世界:我们有这样的路线,无论你是用跑的还是走的,都可以享受到岛屿的风景。

  我回到丰沙尔的旅馆,一边喝着红茶,一边观看一年一度的马德拉嘉年华游行。“我们叫它傻傻的嘉年华”,几天后当我去机场时,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不管你是精于装扮的老手,还是初次走出家门的宅男。”